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基本天份的作品。訓練及課程在教授們的指導下由學生自行提供。基本上, 它採用藝術家的工作室充當教室。這些努力訓練的成果, 使葉果(Ecole)成為歐洲最偉大的藝術訓練場所。早在拿破倫時代, 美國人已到巴黎學習藝術。當時約翰.凡得林(John Vanderlyn)被亞倫.布爾(Aaron Burr)送到那裡。巴黎後來取代倫敦, 羅馬, 安特衛普(Antwerp), 杜塞道夫(Dusseldorf), 及慕尼黑成為有志成為藝術家者的聖堂。在建築方面, 第一位美國人是莫里斯.杭特(Morris Hunt), 他於1845-53年待在海克特.拉菲爾(Hector Lefuel)的工作室, 海克特.拉菲爾(Hector Lefuel)是羅浮宮新殿的設計者。後來杭特(Hunt)曾在拉菲爾(Lefuel)的事務所工作過, 他以參與設計圖書館(Pavillion de la Bibleotheque)聞名。

在1860年代, 漢利.霍伯森.理查森(Henry Hobson Richardson)可能是第二位就讀葉果(Ecole)的美國人, 後來他成為波士頓著名的建築師。在那個時代, 是華麗庸俗的法國第二共和時期, 美國人形成在巴黎的最大的外國僑民團體。他們的出現並不導致吸引學生到葉果(Ecole)就讀, 他們所強調的是"都市扮演美國旅行者的停泊港"的角色。在所有的可能性中, 最明顯的美國元素於1870年代出現在繪畫及雕塑工作室中; 在1890年代其數量被建築工作室所超越。在1890年代, 美國人組成在葉果(Ecole)最大的外國人建築研究團體。
2 / 7